国家电网报:美国税改对中美经济和能源行业的影响分析

发布时间:2018-01-02

美国税改对中美经济和能源行业的影响分析

国网能源研究院 张莉莉 单葆国 吴珊珊 王向

《国家电网报》2017年12月26日第八版

  近日,美国参议院、众议院先后通过了修订后的共和党税改议案,随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这份议案上签字,该议案正式成为法案。这是美国近三十年来最大规模的税改法案。以减税为特征的税改法案,将对美国经济产生重大利好,而对中国经济可能造成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全面、深入分析这些影响,对公司准确把握外部形势变化、做好应对预案、及时调整发展经营策略具有重要参考。

  一、美国税改的主要内容

  美国税改法案以精简税收为主要特征,其精神与其总统竞选方案是一致的,同时减税将与加息、缩减资产负债表形成推动美国经济的重要政策组合。具体而言,美国税改主要手段是简化税制,以减小中产家庭的税收负担,降低企业尤其是小企业的税收,防止企业的职位、资本和利润流失海外,以及扩大税基、增进公平性。

  此次税改主要涉及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两个层面的减税。个人所得税层面:(1)税收等级仍然保留七档,但各档的税率均有所下调,提升标准抵扣额;(2)遗产税豁免纳税额度翻倍;(3)儿童税减免额翻倍;(4)废除医改中个人强制性税收罚款;(5)缩小缴纳替代性最低税人群规模。企业所得税层面:(1)最高税率从35%降至21%;(2)大幅下调海外利润汇回税率,从35%的高税率调整为高流动性资产15.5%和低流动性资产8.0%的低税率;(3)废除企业替代性最低税。

  二、美国税改对美国经济和能源行业的影响

  (一)美国税改实施将促进美国经济增长,但可能导致赤字率上升。从历史经验看,减税政策通常可以促进经济增长。上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有过三次较大规模的减税,在短期(2~5年)内对经济均发挥提振作用。如1980年代初,里根政府时期针对经济“滞胀”,两次推出以降税为重点的税改法案,侧重在降税,对美国经济走出低迷起了积极作用。美国税改所面临的经济环境优于前三次减税,个人所得税率降低将提高居民消费,企业所得税率降低将促进企业盈利和投资增长,海外利润汇回优惠将拉动投资和就业。经测算,美国税改将拉动2018年和2019年的美国GDP增速均提高约0.3个百分点。美国税改法案预计在未来十年中减税1.5万亿美元。考虑到特朗普政府强化军事力量以及大规模建设基础设施,减税和支出扩大并行可能导致赤字率上升。

  (二)美国行业结构调整将增加能源需求,新能源行业税收抵免取消将利空新能源发展。企业所得税率的下调,将使得目前实际税率较高的制造业、消费零售业、金融和保险业、通信服务业、传统能源行业受益较大,而对原本享受了较多优惠、实际税率较低农业、林业、渔业和狩猎业、公用事业等行业影响较小。降低企业所得税将在一定程度上带动美国行业结构的调整,从而增加对能源总量的需求。从能源供给角度来看,特朗普未来的能源政策中,将以传统能源为主导,重振煤炭行业、加快石油生产、稳定保持页岩气开采量高速增长;同时,提高新能源行业市场化程度,预计相关财政补贴、银行贷款优惠、税收抵免等行业支持政策将相继取消,短期内利空新能源发展。

  三、美国税改对中国经济和能源行业的影响

  (一)跨境资本流动将影响我国金融稳定。特朗普下调海外利润汇回税率将刺激美国在华企业的资本回流和部分投资的撤离,并可能引发世界性的减税浪潮,对我国跨境资本流动产生叠加影响。强劲消费拉动美国经济持续向好,其资本市场收益率提高可能引发中国资本外流,加大我国金融运行风险。此外,由于国内货币流通量与外汇占款规模密切相关,美国减税叠加了缩表和加息,国际资本的流出导致我国外汇储备下降,国内货币流通量随之减少,进而抬升融资成本。一旦流动性出现紧张,维持资产价格泡沫稳定的压力将陡增。

  (二)企业撤离倒逼我国产业升级,优化能源需求结构,提高能源效率。特朗普主张的“产业回迁”战略着眼于中低端制造业,以满足创造更多工人就业岗位的需求,而中低端制造业外迁有利于我国化解过剩产能和产业结构升级。目前我国处于工业化后期,高耗能行业用电占比依然较高,随着高端制造业的发展,未来用能结构将更加合理,单位GDP能耗逐步降低。

  (三)人民币面临贬值压力,但大幅贬值的可能性不大。若特朗普减税政策实施,美联储将加快缩表加息步伐,美元处于升值通道。同时考虑国际资本流出的影响,人民币贬值预期将继续强化,很可能会进入新一轮贬值通道。考虑到我国经济整体运行良好,以及政府可能采取资本管制等手段维持汇率和国际资本流动稳定,未来人民币大幅贬值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将有所减缓。

  (四)全球减税潮增加我国降成本压力。特朗普政府宣布税改后,英国、法国、德国等国家纷纷宣布下调企业所得税。一旦世界性减税浪潮出现,我国减税压力将持续增加。但由于中、美税制差异(美国企业所得税占财政收入约5%,而中国企业所得税占财政收入约18%),我国大幅减税对财政造成的影响更大。同时,近年来我国已经实施了一系列减税降负措施,宏观税负稳中有降,且保障性的刚性支出规模不断增加,未来减税空间有限。

  (五)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机遇。特朗普政府致力于增加就业,因而中国企业在美投资所受监管审查力度可能会放松,在美投资建厂也可以享受到减税红利,有利于中国企业“走出去”。从行业分布来看,中国对美国的直接投资增速将快速增长,所投行业将更多转向制造业、消费零售业,这也是本次税改受益较大的行业。此外,美国道路、机场、桥梁、排水系统和电网等基础设施建设相关的产业升级也将给中国带来投资机遇。

  (六)有利于中国在新能源发展中发挥引领作用。特朗普政府以“经济”和“就业”为核心,推动传统能源行业发展,通过税改等一系列政策对促进传统能源发展,并且减少对清洁能源发展的补贴和投资,削减对低碳、可再生能源等方面的拨款。与特朗普政府不同,中国虽然作为发展中国家不具有强制减排义务,但是由于气候变化是全球性挑战,中国履行大国承担的国际责任,努力走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之路,并将继续在全球的清洁能源转型中保持引领地位。

  四、相关建议

  (一)创新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一是实行稳健的融资策略,增加资金储备,适度加大中长期融资比例。进入加息周期时,提前增加长期限债券发行规模,以固定利率方式锁定融资成本;二是采用多元化的融资渠道,继续提高直接融资比例,积极争取资产证券化、产业投资基金试点以及在股票市场上市等融资方式;三是合理引入民间资本和境外资金,积极尝试绿色金融、信托产品、商业信用及资产证券化等融资方式,合理安排融资的期限和种类结构。

  (二)深化公司在美投资及技术合作。一是优化公司国际业务战略规划,统筹开展国际客户关系管理和市场拓展;二是联合系统内外各业务领域的先进企业,通过联合体、联营体、战略合作伙伴等多种组合形式,共同开发国际投资项目;三是加强中美两国在特高压、智能电网、新能源等领域的合作。

  (三)积极响应全社会的降成本需求。一是科学调整和完善电价政策,对不同行业实施差异化降电价,充分发挥峰谷电价的调节作用,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和节能减排;二是大力推广电能替代,实现增供扩销,充分释放用电潜力;三是加强成本精益管理,严控非必要开支。

  (四)密切关注制造业产业升级对用电需求的变化。一是密切关注宏观经济形势和制造业产业升级情况,有序开展市场调研、重点用户和电厂的跟踪工作,做好电力需求分析;二是充分重视高技术制造业等新增长点和传统行业内部产品结构的新变化,科学分析外部环境变化对用电量和用电特性的影响。

/baijia/Y58.html /2/V63.html /12351/r25.html /99/d68.html /bba/H27.html /99/P05.html /88/h87.html /12351/a06.html /neaw/N65.html /wb/B00.html /hn/n25.html /bba/W35.html /88/y38.html /jsbf/i18.html /2/q16.html /sbane/m87.html /ss1/B44.html /ggs/L28.html /ssb/g35.html /hn/o61.html /bbc/a80.html /sh/L01.html /7/Z73.html /5/j14.html /55/P30.html /live/r41.html /ena/c14.html /bfw/i58.html /naw/v72.html /7/D67.html /live3/V18.html /8/I54.html /live3/E10.html /7/N88.html /9/u63.html /8/c74.html /55/U60.html /sh/D24.html /7/u40.html /neaw/J44.html /ks/x22.html /jishibf/X68.html /aab/J37.html /bjj/O41.html /123yn/y10.html /bjj/x83.html /wb/j52.html /33/s66.html /hb/t21.html /erdian/a88.html /hb/n30.html /12/b65.html /jx/C37.html /hb/V68.html /ss1/V06.html /caijing/h24.html /7/q22.html /nnq/e57.html /6/h60.html /188/z20.html /1/C44.html /7/r54.html /8/U81.html /7/T50.html /bbc/y56.html